大拉

困(上)

请勿上升真人

请勿上升真人

请勿上升真人


听说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,k赫文,有少许其他cp,洁癖绕道。

新手发文,或许小学生文笔,轻喷,么么哒(^з^)



困,好困。


睡意像海风一样袭来,一遍又一遍,一点又一点地侵袭残存的意识。


真的,好困。


        千智赫强打着精神从书包里摸出钥匙,打开家门,好安静。

       随手把书包丢在沙发上,沙发一声闷响后,好安静。

       规规矩矩地洗漱,换了灰色的纯棉睡衣,倒在床上,床发出咯叽一声后,好安静。

       滴了眼药水后,吧唧吧唧地眨了几下眼睛,听得见睫毛扇动的声音,好安静。



       再醒过来时,天已经黑了。隔壁传来洗碗的声音,千智赫才意识到自己饿了。果断地从床上爬起来,揉着胀痛的脑袋,慢悠悠地一步步踱到厨房,开始做晚饭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咔擦”,煤气炉亮起幽蓝色的火焰,不一会儿,水就咕噜咕噜地翻滚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 下面,搅拌,尝味,捞面,拌面所有动作一气合成,可千智赫整个过程都在神游,眼神空洞,好像灵魂还躺在床上,现在行动的只是肉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端面时被烫了手才回过神来,千智赫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,继续把面端到茶几上,又从书包里掏出了作业,坐在铺了羊毛地毯的地板上一边吃面一边做作业。


        没有人指责他,这种习惯有多么多么不好,因为,这间称不上家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 房间里只听得见咀嚼食物的声音和笔尖划过纸的沙沙声,真的,太安静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 千智赫吃着面,一边瞄着英语作业题目“哦哟,他丫的又是李华,有啥事能不能自己解决,老让别人帮忙算怎么回事?向外国友人介绍学校,我去,我们学校有什么值得介绍的,种满银杏的校道?巧妙掩护了躲着约会的小男生小女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 明明上一秒还沉浸在对作业的思(tu)考(cao)中,想到这里大脑突然一下就卡壳了,思绪不由地回到了今天午休……



       千智赫拿着上次向Karry借的CD,去自习室准备还给他时,意外地,在校道的一棵银杏树后见到相拥的马思远和Karry。


        秋天午后的阳光异常慷慨,洒在那两个相拥的家伙身上,意外地,有一种自带特效的感觉,一地金黄的落叶明明是颓圮的模样那时却多了几份相依相偎的美感,放眼望去,满目的金黄,真是好看得令人……难受。

 

       不对,我为什么要难受,不是,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吗?


        千智赫苦笑着摇摇头,强迫自己把精神集中在作业上。嗯……作业……作业……作……我去!老子的作业!

千智赫一低头,发现自己快要完成的英语卷子上有一个硕大无比的油点,内心已然奔溃。



        π_π我的作业……


        作业完成,可脑袋还是疼得厉害,千智赫走到窗前,打开,风一下子灌进来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揉着依旧胀痛的脑袋,“果然,还是不能睡黄昏觉,每次睡完都头疼得厉害。”嘀嘀咕咕弄了杯热牛奶喝点后就安静地躺下了,不一会儿,房间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。


        好安静。
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午休,千智赫照例来到自习室,掏出英语卷子开始改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 一旁马思远看着如此努力又刻苦的学弟……的带着油点的卷子,作死地把鼻子凑过去嗅了嗅,笑出声:“哈哈哈哈哈哈,千千,昨晚吃的汤师傅的红烧牛肉面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小爷说得对不对?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千•我去这是传说中的狗鼻子吧没错吧就是吧•智•这有什么好笑的•赫翻了个硕大的白眼,刚要接话,Karry就强行把马思远的头掰开,“马思远,你是属狗的吗?能不能别老往别人那里凑,自己不爱学习就算了,你影响到千智赫做作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马思远虽秒怂,但还是倔强地和Karry拌了几句嘴。


        两人好像在吵架,千智赫却分明看见Karry嘴角宠溺的笑,他苦笑了一下,又飞快低下了头,自习室的窗帘绝逼没拉吧,要不然今天的阳光这么刺眼呢。





       一阵一阵困意袭来,千智赫竟觉得有些难以抵抗。眼皮渐渐沉重,手里的笔似乎也捏不住了。好困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 正在对马思远进行语言攻击的Karry扭头看了一眼小学弟,小学弟正低着头做作业,很专心的样子,那人的刘海有些长了,随着他低头的动作就垂下遮住了他的眼睛,看不出情绪。


       一时间,Karry竟有些晃神,小学弟可能对他有点意思这事儿他还真有点感觉。


        比如不喜欢打篮球的小学弟,因为他一句“可是篮球队人数不够啊,千智赫你个头不错啊,也加入好不好,拜托拜托。”放弃了书法社加入了篮球队。

        比如每次打完篮球,小学弟书包里总有两条干净的白毛巾和一瓶海之言。

        比如每次在外面吃饭,小学弟很自然地就把所有的碗筷烫好。

        比如小学弟经常在放学后在他的班级门口等候,说是还他CD但同时又借走另外一张CD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老冯又拖堂,千智赫只好在门口瞎晃悠,双手插在口袋里,一只耳机从外套领口延伸到耳朵,一只垂在领口,看上去格外悠闲,让还坐在教室里煎熬的人心里不舒服。


        就在Karry甩了一记眼刀给千智赫,却被对方拒绝签收的时候,前桌的男生坏心眼地开玩笑:“我去!还上着课呢,能不能别乱抛媚眼?!哎呀,这不是你小跟班吗?怎么,你俩这是好上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Karry冷笑了一声,然后在老冯刚刚吐出“放学”两个的同时,一边飞快喊出了“起立”,一边用课本狠狠地拍了前桌的头,那叫一个稳准狠。接着动作流畅地把书装进书包,背起书包向门口的千智赫走去,整套动作,简直完美。


        身后依稀传来某人摸着后脑勺哼哼唧唧的声音,Karry一边走一边腹诽“活该!谁让你乱说,我怎么会喜欢千智赫嘛,就算我有喜欢的人,也应该是……是……”“嘿,好慢。”千智赫低沉一语打断了Karry的胡思乱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 看见那人逆着光朝自己走过来时,千智赫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,两个梨涡立马出来报道。


       一瞬间被千智赫的笑颜震惊到的Karry表示整个人都不太好。虽然常常看到千智赫笑,但有时候还是会不小心被惊艳到。刚要开口说些什么,前桌的男生嬉笑着从身边走过,还冲他挤眉弄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 Karry突然觉得脑子瞬间空了,忘了想说的话,但他清楚听到自己用冰冷的口气说:“千智赫,以后有什么事去自习室和我说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他不敢去看对方的表情,故作坦然地走了。许久,那人嗯了一声,没有跟上来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但是……但是,这件事好像对他们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影响。


        千智赫依旧每天到自习室报道和大家说说笑笑一起做作业,周一周三的篮球队训练也从没缺席过,见到自己依旧是梨涡浅笑地喊一句“karry”,食堂遇上就一起拼桌吃饭……


        “Karry?Karry!午休结束了!你不上课了吗?”马思远简单粗暴地用手拍着桌子唤回Karry渐渐飘远的灵魂,顺带惊醒了趴在桌上睡得正香的千智赫。

 

       被吓了一跳的千智赫眨巴着大眼睛,望着罪魁祸首——马思远,小脸红扑扑的,因为趴得时间有点长了,脑门印上了袖口的花纹。可爱得有点让人脱水。

       当然,如果忽略他殷红的唇吐出那一句“what the fack……”就更可爱了。


       马思远愣了一下,就哼哼哈哈地和千智赫闹成一团。Karry在一旁笑得不能自拔,是啦,男生心眼哪有这么小,自己真是多虑了。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 十一月的第一天,自习室的各位都得到了一个爆炸新闻。

        九年二班天宇文……在舞蹈社社长换届选举中获得胜利,也就是说,天宇文是新一任舞蹈社社长了。所以,自习室炸了……


        “咂咂砸,二文,看来你们舞蹈社真是完全不看脸啊。”马思远一脸若有所思地拍着宇文的肩膀感叹道,却被一把打开“瞎说什么,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宇浩接话“马班长你胡说什么啊,他们舞蹈社不只是不看颜值,应该是连实力都不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就是。”宇寻加入补刀大队。


        二文看着这一群损友,无语凝噎,只好放弃挣扎,哀嚎一声趴倒在桌子上。许久,他感觉到脑袋上方传来一声“二文”。

       听到智赫温柔的呼唤,他立马抬起头,期待地看向千智赫,却见到对方皱着眉,开口,声音低沉地说了一句:“你压到我卷子了。”


       整个自习室沉默了,然后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哄笑声。


       如果可以的话,请这样一直肆无忌惮地大笑吧。



        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,众人又见二文一脸阴郁地趴在自习室里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关(特)心(别)朋(八)友(卦)的马思远化身知心哥哥,勇敢上前搭话“二文,你怎么了?看起来不太开心的样子。有什么事要和大家说啊,让大家开心一下,你看学习多么苦闷……”“你们会跳舞吗?”自动忽略了马思远的调侃,二文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 可怕的沉默……还是男神先开了口:“我会,会一点点。怎么了?舞社出问题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,男神你一猜一个准,艺术节我们社那个节目的两个领舞退社了。”二文说着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发“好麻烦啊,两个主舞走了,怎么跳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回事?还有两个星期就是校园文化节了,怎么人走了?几个意思?”马班长难得正经一回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唉,还不是竞选那个什么社长嘛,他们两都想当,结果都落选了,他们就约着一起退社了,留下了一个还有两星期就要表演的节目,真是……Karry,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?”


“………可能我…╮(╯_╰)╭”


“我请你吃牛排!Σ(っ °Д °;)っ”


“可是……我真的……╮(╯_╰)╭”


“我的海贼王手办,现在起,是你的了。(=TェT=)”


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!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的╰(*´︶`*)╯”


        二文松了一口气,又想起什么似的摆出一张苦瓜脸“那,还有一个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    Karry有些不明所以:“你和我不就刚好两个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有一个独唱,你知道的,学校这次有规定,一个人不能参加两个节目。所以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聊什么?好热闹。”被拖堂的千某人抱着作业走进自习室。


       “啊,是这样的,巴拉巴拉……对了,千智赫你会不会跳舞?”二文解释了一堆才终于问到了正题上。


        千智赫正想要怎么拒绝,一抬头就对上了Karry的眸子,他听见那个人说“二文真是人品差到快混不下去了,智赫你会跳舞的话,就帮帮他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是啊,男神你对我真好……这种时候只有你来帮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小天使接话“我也可以帮忙的(*^ω^*)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你走开,你除了广播体操还会什么→_→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二文你伤害了我的自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我去。”简洁明了得让二文有一瞬间怀疑千智赫是在骂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太棒了,那么明天……明天周末,哦耶,早上九点半,学校门口见,我们来讨论一下舞蹈。我爱你们,么么哒。”二文兴奋地挥舞着小手,回家了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 周六早上,天色未亮,千智赫就揉着眼坐起来,不是醒得早,是睡不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 昨夜翻来覆去一夜难眠,脑海像伸进一只手,把所有思绪搅成一团,神经黏连在一起。算了,躺在床上也是无谓的挣扎,索性起来晨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绕着小区外的街道跑了两圈,发现已经八点多了,既然跑都跑了,干脆就这么去学校了吧。


        千智赫懒得换衣服,索性就跑着去学校了,跑到学校发现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儿,就又跑去买了三份早餐,才慢悠悠地向学校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 秋天的空气很干燥,让人鼻子有些发痒,千智赫张开嘴正酝酿着一场风雨,可是一抬眼就看见Karry和马思远等在那里,几个喷嚏被生生卡在喉咙。


       可能是跑了太久,嗓子眼很干,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比平时更低哑:“你们,来啦。”


      “智赫,早上好。”Karry眯着眼,打量眼前人,一身灰色的运动简装,袖子被随意拉到小臂以上,胸口微微起伏似乎气息不匀,纤长手指勾住几袋包子,耳朵上还挂着耳机,看样子,刚刚是去晨跑了吗?


        “啊!千千,我跟你缩,Karry这个贱人,昨晚打游戏打到五点半结果今早八点就给我弄醒了,非要我和他一起来…话说你们为毛约这么早…”

马思远说些啥,千智赫一句没听进去,满脑子都是Karry的那声“智赫”,但是……等等……马思远刚刚说了什么,难道马班长昨晚和karry……一直在一起吗?


        那瞬间,千智赫的感觉就像是心刚刚被一团棉花包裹,一盆冰水就将他从头浇到脚。眼里刚刚闪烁的光芒瞬间熄灭。


       突然,迟来的困意,傍着街角刮过的秋风,席卷而来,千智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

       或许是千智赫的哈欠太浮夸,一直喋喋不休的马思远安静下来,二文又一直没来,没有人说话,四周就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尴尬。


       千智赫也觉得这场面实在尴尬,主动开口:“你们吃早餐了没?”见两人摇头,千智赫忙把手里的包子豆浆递过去,刚好这时二文喊着“抱歉!抱歉!我迟到了。”冲过来,千智赫就顺手把最后一份递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 一见二文,整个场面就热闹起来,马思远嚷嚷着“二文!你让我们等这么久是不是得请饭赔罪?”开启了话题,四个人说说笑笑地向舞蹈室走去。




        karry打开袋子,吃了个小笼包才注意到千智赫眨巴着大眼睛发呆,“千总,你吃了吗?”


      “啊?我?没吃……”


       karry把一个小笼包塞进嘴里,又捏起一个,很认真地问了句:“那要一起吃吗?”


       千智赫眯着眼,眼底闪过一丝狡黠,“好啊。”说着,凑过头去,一口咬掉他手里的包子。



        karry完全没料到千智赫的动作,被吓得一愣,反应过来时,那人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继续发着呆,嘴闭着却一动一动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 karry低头看向手指,刚刚那个…算不算喂食…他把头凑过来的时候……呼出的气息好像还停留在自己的指尖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还早。






(未完待续)


评论(6)

热度(157)